最新文章

《美力环球、众星云集》
十二星座怪癖大盘点,双鱼座的真的準到吓人!!
想看长吻鳄免出国!周六来动物园收服水系动物宝贝
主页 > 要闻报道 >行脚排湾译圣经─怀约翰牧师的宣教故事 >
行脚排湾译圣经─怀约翰牧师的宣教故事
浏览量:260    点赞:119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03    点击: 458次

◎陈中陵(新北市保长国小总务主任)

台湾原住民的信仰生活,尤以廿世纪战后山地福音的复兴浪潮,最为信徒津津乐道。当中有一项事工不可不谈,就是原住民语圣经翻译。

圣经翻译的重要性,在于倡导人人都有权利用自己的语言,阅读上帝启示的话语,也就是「我手写我口、我口读我手」。即便一个族群的人数相对稀少,也不能剥夺他们阅读母语圣经的权利。因此圣经翻译者的工作,也就相对的急切与弥足可贵。

英伦牧师的第一堂排语课
怀约翰牧师(John Neville Whitehorn,1925-),便是因为这样的使命,深耕台湾南部的排湾部落,以特殊独创的拼音方式,翻译排湾语圣经。

怀牧师于1951年底从英国来台,隔年三月13日,怀牧师上了第一堂排湾语课,他用罗马字母作笔记,学的第一个字是「头」,以及身体各部位的说法。

认真的怀牧师还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史考特先生保持联繫,将自己对排湾语的分析寄给史考特看,没想到史考特却回覆了更多的疑问。

这些疑问,让怀牧师做了更多的实地调查。1952年三月起,怀牧师陆续拜访了七个排湾部落。初次拜访三地门教会时,他观察到当地信徒吟唱的圣诗,是屏东教会黄素娥翻译的圣诗,所以他除了感受到圣经翻译的急迫性,也同时看见圣诗翻译的需要。

当时排湾语圣诗尚未文字化,怀牧师便教导信徒用罗马拼音写排湾语,并在众人的努力下,1952年十月完成第一本排湾语圣诗,共五十首。为了配合当时政府推行国语政策,每首圣诗都配上两个页面,一页是排湾语罗马拼音,一页是含注音与国字的中文翻译。这本圣诗的出版,政府当局特别加注但书:「罗马字只能暂时使用到国语在部落中普及化。」

罗马拼音遭禁的变通之道
但这本圣诗出版不到半年,怀牧师听说政府要禁用罗马拼音,他忧心忡忡,四处拜会英国领事馆、美国新闻处、孙理莲师母和陈溪圳牧师等,急切希望族人能继续使用罗马字。然而这段时日,接受国语教育的新世代,已经习惯使用注音符号,于是怀牧师创意发想,尝试修改注音符号,以解决注音符号拼音与排湾语无法相容的问题。他创造了十一个长得很像注音符号的新符号,以区别国语和排湾语之间相似却不相同的发音。

对怀牧师来说,唯一能对排湾族人所做的,就是将神的话语以文字方式忠实地记录下来,所以他忙碌于圣经翻译及相关事工,对于家人的照顾,则显得愧疚。他曾说:「有些时候,我每两天只有一天能回家睡觉,而在这种令人疲劳的气候和陌生的异地生活,不只宣教师的太太需要背负很大的压力,孩子们也很焦虑不安。这让人不得不省思,宣教师应该要花多少时间陪孩子玩?」

1970年十月,翻译委员会完成整本新约圣经的初稿,怀牧师带着仍待打字的翻译稿返回英国,再用特製的打字机(含十一个特殊的注音符号),完成最终稿件,寄回台湾列印。近廿年来,怀牧师兢兢业业为着翻译圣工废寝忘食,终于阶段性地完成来台宣教的使命。

排湾语新约圣经的出版如此耗时,怀牧师认为:「部落教会严重缺乏人力资源,而少数拥有翻译圣经资格的人,能贡献的时间和精力又相当有限。」几乎所有的圣经翻译出版均耗费时日、拖延很久,再三斟酌与反覆讨论、修订是主因。而排湾语新约圣经迟至1973年才出版,已回到英国定居的怀牧师,于隔年收到圣经公会致赠这本得来不易的礼物,封面上头特别烫金「怀约翰牧师惠存,圣经公会敬赠 1974年二月28日」。

母语圣经关乎教会复兴
1985年,圣经公会邀请怀牧师担任排湾语旧约圣经的翻译顾问,之后他数次来台参与翻译委员会开会。1990年九月至1991年三月,他更住到屏东,加紧脚步密集地完成旧约翻译工作。1993年四月,含新旧约的罗马拼音版排湾语圣经印刷出版。

由于电脑化的资讯变革,加速了旧约圣经翻译,怀牧师和翻译委员会共花了约七年的时间完成译经任务;但由于国语政策的普及化与强制性,排湾族年轻人已习惯阅读中文圣经,遂对排湾语的表达每况愈下。而这现象,不只出现在排湾族,大抵所有台湾原住民新生代,都面临口述与阅读母语圣经的困境。

九十一岁高龄的怀牧师目前住在英国剑桥,至今每个主日仍阅读排湾语圣经,一生坚持圣经事工的恆心毅力,令人感动敬佩,甚至在2003年与纽西兰语言学者Robert Early共同出版《一百则排湾文》(One Hundred Paiwan Texts)。

在怀牧师的母会──位于英国剑桥的圣可伦巴教会的交谊厅里,有一面宣教墙,三片木製墙板上头用金黄色字体,整齐地记录着从1885年到1989年这一○四年间,总共差派八十三位宣教师到海外传教,当中列有怀牧师夫妇的姓名。

怀牧师曾说:「从全世界教会史的教训来看,若没有自己母语圣经的地方,就无法有强盛教会。」母语圣经承载的不只是本族文化的延续,更是上帝话语的显现以及教会复兴的凭藉。诚如使徒约翰所言:「我看见另一位天使在空中飞翔,要将永远的福音传给地上的各国家、各部落、各语言族群、各民族。」(启示录十四章6节,当代译本)万族万民都要来朝见神,与神连结父与子的关係,建立国度教会。这一切的根据都奠基在神的话语:圣经。

参考书籍:
蔡依珊,《公公,狗和猫:怀约翰传记》。台南:教会公报社,2016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